十鸟

剑胆琴心

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想些什么

现在的时间 2:43。
自从我删掉以前写的半纯情的感情经历之后就没什么搭理我了。用不存在的心情写出的故事也会有人爱看,人们的心态还算是好揣摩,把一个故事按一个耐听的方式讲出来大家就喜欢
当然,大家里肯定是不包括我啦
言归正文。我是一个脑洞很大的人,想到脑袋上出现一个大洞,里面连着我的思维世界,想想都觉得黑暗。意识流是传奇的流水账。刚想写出信马由缰的时候忽然想到一只被订上马蹄铁的兔子🐰。兔子喘息着说:要是被抓到了,我是兔子还是马可就不归我说了算了!
兔子啊兔子,你说的当然不算。这些话都是别人说了才真。我好不好,我自己说了不算,只有别人说才有用嘛。好比餐馆,饭菜好不好吃食客说了算,厨子自己说的也就姑且听听。
三点多了,好饿 (; ̄ェ ̄)
当初跑一千公里来到南京,吃碗鸭血粉丝,然后感叹一句:真爽~对于南京美食来说,鸭血粉丝汤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道,但我印象最深,毕竟是走街串巷吃过N家口味的嘛。假如你问我对新疆什么印象最深,我闭上鼻子都告诉你,是过油肉拌面。随便一个人吃个二十种不同口味的过油肉拌面,然后发现个个都好吃,印象不深就怪了。
来来来,听我讲一个印象深的~
那是在伊犁,遇上之前乌市的伙伴,逛完汉人街在一家哈萨族餐厅吃午饭,过油肉拌面好吃不说,还有一个活泼漂亮的哈萨族姑娘,可惜,打招呼OK,拍照滴不成ヽ(;▽;)ノ
我写的所有东西里边都会暗藏着一个姑娘,有的看的到,有的看不到。在当初我还算纯情的时候,我觉得会有一个长发的姑娘,每个晚上,所有人都睡着了的时候,她的身体会发出光芒,她的灵魂便出来,坐在床上,看着窗外。
窗外有什么呢?好奇孩子眼中的快乐时光,寒冬腊月海河上的厚厚冰床。
现在,我不想窗外,那个骨坠也收了起来。
也关掉脑洞,毕竟还是要生活🐴,生活🐴
(PS:我觉得需要重看意识流的吐血神作。)

评论(2)